全队人都明白了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11-30 09:39    次浏览   

三十一年前,我由北京去青海柴达木当一名石油工人时,便听说了这个故事,它足以让我终生难忘。

开特米里克,这个沙砾堆就的金灿灿的小山包,深情地包容了这位在青海油田死亡档案里记载的倒在勘探路上的第一个人。他叫范介民。

全队的人都被那驼步声和这嘶喊声所震撼,禁不住落下热泪,谁也不肯再向前走一步了。

队伍进行不足十米远时,那头骆驼竟顽强地支撑起前蹄,毅然站立起来,迈着沉重的驼步蹒跚着,一步、一步向勘探队走来

1954年,当第一支石油勘探队踏入这浩瀚的生命禁区时,运载物资、陪伴他们而行的只有沙漠之舟骆驼。

傍晚,队伍终于找到据点。驼工顾不上吃饭,灌了一桶水,刚要走。阿吉老人拦住他:孩子,不能去,会迷路的。驼工说:不会,有月光,我顺着驼印走

不远处,已建成了一个百万吨的油田了,钻塔林立,钻机轰鸣,现代化运输车队川流不息。油沙山下,正耸立着一座纪念碑,上面书写着:为勘探和开发油沙山而献身的烈士永垂不朽!

一次,一个勘探小分队在大风中迷了路,他们走了六七天,一头饥渴难忍的骆驼猝然倒地,它张着大嘴,仰天长啸

今年秋天,我再次返回我在那里生活了二十八年的青海柴达木。当我站在开特米里克面前时,那头骆驼又出现在我的眼前,我也仿佛听见范介民说:我永远和骆驼同在了。

开特米里克蒙语为小山包。队员们在这个小山包上安葬了这位十八岁的年轻人。

葛队长急了,他仰天长叹一声,甩下一串热泪,从一个保卫人员肩上取下一枝枪,冲天扫了一梭子子弹,大喊:我的权力是战胜死亡,全队立即出发!他的声音在戈壁滩的上空回荡。

我们到纪念碑下,凝视着远方。远方,范介民牵着骆驼向我们走来。31年了,他和那峰骆驼一直走在我的心灵深处。

队长姓葛,他望望乌孜别克族向导阿吉老人,老人望望仅剩下的两桶水,坚定地摇摇头。全队人都明白了,面向骆驼脱帽肃立。

后来勘探队在一个叫开特米里克的地方发现了他。盐碱滩上,他仰天长卧,已成为不朽的人,上衣撕开,袒露的胸膛上遗留下无数条深深的血迹,上衣兜里,只有五元人民币。这钱是他第一个月留下的工资,准备寄给河北老家双目失明的老母亲。

队伍出发了,谁也不敢回头再看一眼那头骆驼。那峰不屈的骆驼站起来又倒下,倒下又再起来